折翼後的返還

『 斷翼之羽 』

【換寢同居】不擁抱就出不了的房間《命題練習、仙長短打》

 『……』
有些訝異地望向門板上的顯示屏,過了好一會兒後又默契十足地轉過頭來看了眼彼此。

「似乎……運氣很好呢。」
仙藏率先露出了微笑後,向長次敞開了雙手。
「……是的呢。」
明明對方的身形楞是比自己還要小巧不少,但在他怡然自得的大氣舉止下,彷彿自己才是那討著擁抱溫暖的小孩一般。
雖然面上似是有些不情願地,不過這樣幼稚的想法也在萌發瞬間就被破除,長次在躊躇了數秒後、移動了腳步往仙藏的方向靠攏了過去。
兩人之間本就沒有間隔太多距離,長次相當輕易地便走近仙藏身邊,順著仙藏的舉動,將雙手穿過了他的腋下、並有些膽怯地環扣住那纖瘦的腰身。
最後,無聲地將自己紅潤得有些發燙的臉、埋進仙藏的肩窩之中。
而仙...

微微發顫著的指尖緩緩向下,如絨羽落地般輕巧且無聲無息地、輕輕抵在他光滑紅潤的尾椎上。
沿著精鍊而好看的身形,指尖輕柔地滑動、沿著微微凹陷的脊背,向上。

他正熟睡著,這如同無形般的搔癢對他來說完全不影響他的睡眠,上空的軀體正隨著他勻稱的呼吸聲,微微地動著。

指尖持續向上,滑過了後背、越過了肩胛,在頸後的骨突處停了下來。


——啊啊,若是能在體上落款,那肯定必須要落在這裡才行呢。


指尖輕顫了下後,原先藏於掌心中的細針突地順著手勢滑出,殷紅色的血珠瞬間綻放於那無暇的頸後。

以針尖挑起了一抹嫣紅,眼神恍惚地望著身下仍舊熟睡著的他。


『   』


伴著有些危險的微笑,那才剛出口的...

【換寢同居】我的家庭真可愛(?)《哀哀記錄》

* 日安、這裡是飛//
* 換寢同居是忍亂現趴的故事、詳細設定請往這邊→ 
* 突然大半夜看著自己寫的設定,爆出了一連串的奇怪東西,大概不會寫成正篇就讓我用截圖記錄一下自己哀過的各個段子www
* 本篇劇情根據此捏造設定各種各樣的私設有請注意,請務必確認您不會雷家庭衍生設定再繼續閱讀。

* 都OK的話就讓我們往下繼續吧!


  *


  *


我只是,很想吃。
本命配對相關的糧。


——但是哪兒都沒有。(痛
直接餓到胡言亂語的我。(痛

半夜練蕭威(?

好喜歡文次郎喔。(喔

覺得本命等不到人來餵,隨便該個兩聲。
不上小忍者TAG了而且我大概理智一回來就會刪文了。(你


自己昨天發的伊文年齡差設定真的好好吃喔。
想寫伊作趁著文次郎累到睡成一灘時、拿著A漫在床旁邊讀給他聽然後看文次郎發春夢。(在幹三小#

再來個俗套點的就是文次郎終於良心覺醒來幫忙打掃家裡時,在伊作的枕頭下面發現自己兩週前不見了的內褲。(伊作說是被風吹走了)



……然而這個大冬瓜沒有察覺到哪裡不對勁的就直接把內褲拿去洗了。(


  *


突然發現我筆下的伊作不管到了哪裡都要偷文次郎的內褲,可惡好可愛喔。(沒救了這人

【忍亂】無題《現趴伊文、隨筆》

* 日安,這裡是飛。
* 本篇是自己之前在哀號年齡差時冒出的小設定,悄悄拿過來寫一點小東西www
* 年齡差趴囉,稱職社畜文次郎&高一可靠小伊作,當然方向肯定是伊文沒跑的。(
* 流水帳一般的短打,總之只是想表達文次很可愛這件事情。(你
* OK就請往下繼續吧!


  *


某個小週末的午後。

因著近夏的旺盛水氣,而惱人的午後雷陣雨便也漸漸開始融入了人們的生活之中。
伊作一面疊整著剛剛搶收進房內的衣服,一面煩惱地望向窗外的傾盆大雨。
房間內因文次郎個人的習慣而新換的氣密窗、將雨季的響音與濕氣給全堵在了室外,就算側耳細細傾聽,眼前所見的磅礡仍依舊無法傳達至耳中。
不過、要是現在就把窗打開的話,房間內肯定...

【忍亂】「良藥」《六年日常、隨筆》


某天、晴朗午後下。

正走在藥草園中檢視草藥生長的狀態、伊作面帶笑意地替園內植物澆水灌溉著。
卻在準備舀下一杓水時、隱約聽見了腳步聲,伊作便困惑地放下杓子、往腳步聲的方向望了過去。
『終於找到你了!伊作!』
緊接著伊作就被猛然突現在自己臉前大聲吼叫的文次郎給嚇得退了好幾大步。
「啊喂!別昏啊等等,」眼看著伊作直接絆到腳、身子一晃就要倒下去的,文次郎情急之下只好直接伸出手來抓住伊作,「我還有事情要帶你走呢!」
「什麼、啊!」
「來不及解釋了!總之跟我走、快!」
卻連猶豫思考的時間都不給人的,文次郎就直接扯著滿頭問號的伊作高速向外頭衝了出去。

就在一路推推拉拉之下,文次郎總算是順利把伊作給拉到了空地上頭。
感覺到文次郎...

©折翼後的返還 | Powered by LOFTER